走私犯罪中的“通谋”如何认定

发布时间:2021-09-13 点击量:499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指控,2019年4月至12月间,被告人徐某明知涉案成品油系从境外偷运入境的成品油,仍然接受张某(另案处理)委托,先后安排改装过的“鲁济宁货0921”船和“徐货9432”船,与薛某(另案处理)团伙安排的走私船对接驳油,后至嘉善红旗塘河边一油库卸油,并按照每吨约人民币70元至90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的标准收取运费,共安排运输走私成品油28批次、25,980吨,2019年12月徐某对承运的2批次走私成品油出资10%股份。经计核,涉嫌偷逃税款71,636,328.25元。

2020年7月11日,侦查人员在徐某的住所扣押了其使用的手机2部,并将其控制后带回上海进一步调查,被告人徐某如实交代了主要犯罪事实。

法院认为,被告人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明知涉案成品油系走私入境的成品油,仍安排船舶为走私分子接驳运输,数量达25,000余吨,偷逃应缴税额达7,100余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起诉的事实和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徐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徐某当庭认罪悔罪,且缴纳了部分罚金,可以酌情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本院决定对被告人徐文全减轻处罚。徐文全接受货主张某委托,安排“小巴”船从“中巴”船上过驳成品油赚取运费,同时还以其名义出资入股2批次成品油,参与次数达28批次、偷逃税款7,100余万元,不符合情节较轻的条件,不能适用缓刑,辩护人关于适用缓刑的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辩护人的其他合理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张严锋走私犯罪辩护律师团队提示:

《刑法》第一百五十六条规定:与走私罪犯通谋,为其提供贷款、资金、帐号、发票、证明,或者为其提供运输、保管、邮寄或者其他方便的,以走私罪的共犯论处。

其中的“通谋”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海关总署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解释为:犯罪行为人之间事先或者事中形成的共同的走私故意。

并明确规定以下两种情形可以认定为“通谋”:

(一)对明知他人从事走私活动而同意为其提供贷款、资金、账号、发票、证明、海关单证,提供运输、保管、邮寄或者其他方便的;    

(二)多次为同一走私犯罪分子的走私行为提供前项帮助的。

本案中,被告人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明知涉案成品油系走私入境的成品油,仍安排船舶为走私分子接驳运输,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海关总署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所规定的通谋情形的第一款。同时,被告人徐某受走私人张某委托,和走私船舶对接驳油,共安排运输走私成品油多达28批次,也符合《意见》所规定的通谋情形中的第二款情形“多次为同一走私犯罪分子的走私行为提供前项帮助”,也应认定为具有《刑法》第一百五十六条中所规定的“通谋” 。

据此,主审法院认为徐某具有和走私罪犯通谋的情形,并为其提供运输,应以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的共犯论处,给予李某相应的刑事处罚。

                                                                                                                          

 

                                                                                                                              上海峰京律师事务所

                                                                                                                           张严锋  陈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