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与骗取出口退税 是否属于牵连犯

发布时间:2021-08-30 点击量:531

经法院审理查明:     

        被告人包某系被告单位浙江A制冷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股东;被告人董某某系A公司分管外贸副总经理、股东;被告人吴某某系衢州市B制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股东;被告人张某系B公司股东。B公司为经营需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成立宁波C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浙江D制冷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公司),与A公司及国外公司进行贸易往来。2014、2015年期间,包某、董某某以及吴某某、张某在明知R12、R22、R141B制冷剂及R22混合制冷剂系国家禁止、限制出口的货物,仍伪报品名,逃避海关监管,其中A公司、包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221吨,数额共计人民币3041215.47元;董某某、吴某某、张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货物重量共计207.59吨,数额共计人民币2779874.52元;之后,包某、董某某用伪报的品名以A公司名义又向衢州市国税部门办理了退税,骗取出口退税金额人民币332382.53元,其中11609.3元未遂。案发后,被告人包某、董某某、吴某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单位A公司向公安机关退缴人民币600000元;被告人张某退缴人民币399179.16元。

被告人包某系被告单位浙江A新型制冷剂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股东(占股60%),被告人董某某系A公司副总经理(分管外贸)、股东(占股40%),被告人吴某某系衢州B制冷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股东(占股70%),被告人张某系B公司股东(占股30%)。B公司在中国境外成立离岸公司宁波C进出口有限公司、浙江D制冷工贸有限公司(均无经营场所、员工等实体),以C、D公司的名义接受外国公司的订单,后向A公司采购R12、R141B,由A公司生产并报关出口。2014、2015年期间,A公司单独或与吴某某、张某合谋,逃避海关监管,牟取非法利益,采取伪报品名的方式,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将国家限制出口的消耗臭氧层物质R22、R142B、R12、R141B等走私出口。其中A公司走私221吨,数额共计人民币3041215.47元,董某某参与其中207.59吨,数额共计人民币2779874.52元;吴某某、张某走私207.59吨,数额共计人民币2779874.52元。出口后,A公司用伪报的品名向衢州市国税部门申报退税,骗取出口退税金额人民币332382.53元,其中11609.3元未遂。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第四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三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三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骗取出口退税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骗取出口退税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

 

张严锋走私犯罪辩护律师团队提示:

      牵连犯要求行为人在主观上具有牵连的意思,在客观上具有通常的方法或结果的关系;吸收犯要求数个犯罪行为通常属于实施某种犯罪的同一过程,彼此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前一行为可能是后一行为发展的所经阶段,后一行为可能是前一行为发展的自然结果。本案中消耗臭氧层物质出口后走私行为已经既遂,无论是否申请出口退税都不影响走私的既遂,申请退税也不是出口的必经程序或自然结果,出口单位可以选择不去申请出口退税,只不过会引起税务部门的倒查继而可能引起走私行为被查处,因为正常的出口,企业一般都会申请退税,所以A公司申请出口退税的目的是为了掩盖走私行为。综上,本案走私和退税之间不存在方法和结果的关系,也不属于实施某种犯罪的同一过程,应数罪并罚。 

 

                                                                                                                         

                                                                                                                             上海峰京律师事务所

张严锋 赵雪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