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中单位犯罪的认定

发布时间:2021-08-03 点击量:617

经法院审理查明:     

        2016年12月,被告人吴伟平向贾某某、金某某(均另案处理)销售原产于几内亚比绍的刺猬紫檀,数量共计25个集装箱。在货物清关过程中,因无法提供《允许进出口证明书》,被告人吴伟平遂委托被告人陆永胜代理清关。二被告人与贾某某、金某某共谋,共同决定使用无需提供《允许进出口证明书》的安氏紫檀作为申报品名,由被告人吴伟平提供货物提单,由被告人陆永胜安排他人制作虚假单证提供给报关公司用于报关,将上述刺猬紫檀走私入境。其中,10个集装箱的刺猬紫檀清关后已由贾某某、金某某于境内销售,其余15个集装箱的刺猬紫檀被上海浦江海关查扣。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15个集装箱中的涉案货物均系刺猬紫檀,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物种。涉案25个集装箱的刺猬紫檀价值共计人民币235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

        同月,杭州晶品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范某(另案处理)以1万美元1个集装箱的单价向他人采购来自于几内亚比绍的刺猬紫檀共计40个集装箱,实际发货28个集装箱。在货物清关过程中,范某明知该批刺猬紫檀无法提供《允许进出口证明书》,并与被告人吴伟平合议,由被告人吴伟平委托被告人陆永胜代理清关事宜,通过逃证的方式进口刺猬紫檀。被告人陆永胜、吴伟平共谋将涉案的刺猬紫檀伪报品名为安氏紫檀,由范某提供提单、安排员工制作虚假单证后,将该上述报关单证经由被告人陆永胜提供给报关公司用以报关,并走私入境。其中5个集装箱的刺猬紫檀清关后由范某于境内销售,其余23个集装箱的刺猬紫檀由上海浦江海关查扣。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23个集装箱中的涉案货物均系刺猬紫檀,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的物种。涉案的28个集装箱的刺猬紫檀价值共计192.01万元。

法院认为:

       被告人陆永胜、吴伟平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明知涉案的刺猬紫檀系国家禁止进口的货物,仍将其伪报成安氏紫檀并走私入境,数额达420万余元,均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在共同犯罪中,二被告人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二被告人均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系自首,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二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且吴伟平向本院预缴了部分罚金,均可以从宽处理。公诉机关对二被告人提出的量刑建议适当,被告人及辩护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支持。鉴于本案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决定对二被告人减轻处罚。各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第(一)项、第十二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二百零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陆永胜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6月8日起至2024年12月7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一次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吴伟平犯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20年6月11日起至2024年12月10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一次向本院缴纳。)

三、走私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涉案的刺猬紫檀及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等予以没收。

张严锋走私犯罪辩护律师团队提示:

      单位走私犯罪是指:《刑法》第三十、三十一条所规定的,体现单位意志,经单位负责人一致同意,为了本单位的利益进行走私犯罪的行为。

        在本案中,被告人陆永胜辩称,其于2017年3月1日到达沣公司担任销售员,之后其到丹阳,与被告人吴伟平、另案处理人员贾某某、金某某等人共谋,共同决定以伪报品名方式申报进口,并以达沣公司名义与吴伟平签订委托代理协议,当时其部门领导王伟亦在场,随后其与王某回公司向谢总、马总汇报了此事。经查,陆永胜作为达沣公司员工接受吴伟平委托代理清关。但证人王某证言称,其当时虽然一起到了丹阳,但他们商谈时,其没有参与,亦不清楚商议内容。证人叶某某、谢某某的证言相互印证,证明陆永胜曾跟他们讲过其接了几票进口红木的业务,但叶、谢二人并不知道这些货物实际为刺猬紫檀,也不清楚最后是按安氏紫檀品名来申报的。被告人吴伟平、陆永胜的供述以及收条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吴伟平根据陆永胜的要求将部分钱款打入陆永胜个人银行账户,由陆永胜用于打通关系及个人消费。综上,认定单位犯罪的证据不足,陆永胜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辩解和辩护理由缺乏证据支持,不构成单位犯罪。                                                                                                                  

                                                                                                                             上海峰京律师事务所

张严锋 赵雪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