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低报幅度的决定者可否认定从犯

发布时间:2021-03-15 点击量:85

xx、郭xx等走私普通货物、物品一审刑事判决书

   2020)沪03刑初xx   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   一审   刑事   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2020-09-08

 

    公诉机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

    被告单位杭州琅xx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琅xx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XXXXXXXXMA2806LN63,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莫干山路XXX号XXX幢XXX室,法定代表人冼某某。

    诉讼代表人孔x,男,1975年5月4日生。

    被告单位杭州庄xx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庄xx公司),统一社会信用代码XXXXXXXXMA27W8EP7J,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祥兴路XXX号XXX幢XXX层西北区,法定代表人张某1。

    诉讼代表人赵xx,女,1987年6月24日生。

    被告人陈xx,男,1968年11月16日出生,汉族,户籍地上海市,住上海市徐汇区

    被告人郭xx,男,1979年9月3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浙江省杭州市,住浙江省杭州市。

    辩护人张xx,京衡律师集团上海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赵xx,男,1975年3月26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杭州市

    被告人胡xx,女,1993年2月7日出生,汉族,户籍地江西省上饶市,住浙江省杭州市。

    被告人冼某某,女,1995年11月10日出生,汉族,户籍地广东省云浮市,住浙江省杭州市。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以沪检三分二部刑诉〔2020〕xx号起诉书指控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庄xx公司、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胡xx和冼某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于2020年2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月12日立案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派检察员沈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单位杭州琅云公司诉讼代表人孔x,被告单位杭州庄贝公司诉讼代表人赵xx,被告人陈xx及其辩护人,被告人郭xx及其辩护人,被告人赵xx及其辩护人,被告人胡x及其辩护人,被告人冼某某及其辩护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在审理期间,经公诉机关申请,本院决定延期审理一次。现已审理终结。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起诉指控,2016年12月,被告单位杭州庄xx公司在从香港地区进口手表的过程中,该公司股东、被告人陈xx、郭xx、赵xx经共谋,在明知实际成交价格的情况下,仍将低价报关单证提供给代理公司用于申报进口。经核定,被告单位杭州庄xx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采用上述方式申报进口货物共1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人民币245,758.93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

    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间,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在从香港地区进口手表的过程中,该公司实际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陈xx及进口业务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郭xx、财务主管、股东、被告人赵xx经共谋,采用低报价格的方式并以上海庄xx公司、上海琅xx公司名义进口货物。该公司制单员工、被告人胡xx和出纳、被告人冼某某在明知货物实际成交价格的情况下,受陈xx、郭xx的指使分别负责制作虚假低价报关单证和向外商支付货款。经核定,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和被告人陈x采用上述方式申报进口货物共47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6,440,940.89元;被告人郭xx、赵xx采用上述方式申报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共计4,544,919.13元;被告人胡xx与低价申报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共计5,854,851.41元;被告人冼某某参与低价申报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共计911,144.04元。

    2017年8月至9月间,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实际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陈xx及进口业务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郭xx委托**强(另案处理)采用“水客”随身携带、不向海关申报的方式走私入境,再通过快递寄给杭州琅xx公司另行销售。期间,该公司财务主管、股东、被告人赵xx负责支付相应货款和代工费。经核定,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走私手表共523块,偷逃应缴税额共计2,743,264.25元。

    2019年6月17日,被告人胡xx、冼某某在被调查中配合调查,如实交代上述犯罪事实,主动提供涉案进口货物付款凭证等材料;同日,被告人陈xx主动返回办公地点配合调查,并如实交代犯罪事实;同年6月26日、7月9日,被告人郭xx、赵xx主动向侦查机关投案,并如实交代上述犯罪事实。

    为证实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相关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庄xx公司为谋取非法利益,二被告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陈xx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郭xx、赵xx经共谋,分别组织实施采取低报价格和随身携带、不向海关申报的方式走私涉案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分别达918万余元和24万余元,其中,被告人陈xx偷逃应缴税额达942万余元,被告人郭xx、赵xx偷逃应缴税额均达753万余元,被告人胡xx、冼某某偷逃应缴税额分别达585万余元和91万余元,被告单位杭州琅云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胡xx均属情节特别严重,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庄xx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胡xx、冼某某的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xx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郭xx、赵xx、胡xx、冼某某均系从犯,均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庄xx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胡x、冼某某系自首,均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据此提请本院依法审判。

    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庄xx公司的诉讼代表人,被告人郭xx、赵xx、胡xx、冼某某及其各自的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及罪名均无异议,并当庭表示认罪。

    被告人陈xx对起诉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辩解杭州庄xx公司低报走私、2017年3月至9月其在广州市万xx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xx公司)任职期间,以及通过水客夹带手表入境的三节走私犯罪中,其在共同犯罪中未起到决定作用,仅知道公司有低报和水客走私的情况,并在相应的付款申请单上签字,系从犯。其辩护人对起诉指控的罪名无异议,认为:1、杭州庄xx公司低报走私的一票,报关单上没有手表型号,不能排除报关单上的手表与付款申请单上手表不一致的可能性;2、水客夹带手表入境的一节,胡xx通过辨认对账单在采购入库单中进行编号所对应的手表数量为353块,不是523块;3、陈威在杭州庄xx公司期间,没有控制权、决策权,低价报关事宜是经股东讨论决定,非陈xx一人决定,2017年3月至9月间陈xx在万表公司工作期间,不负责杭州琅xx公司的具体业务,其对杭州琅xx公司资金管理、使用的权力与其他股东相同,陈xx建议低报幅度是公价的3-3.5折,但郭xx让胡xx按照公价的22%报关,因此低报幅度并不是陈xx决定的,在上述期间陈xx均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4、陈xx系初犯,无前科劣迹,主动投案并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进口手表低价报关是行内的普遍存在现象,使陈xx产生了错误的认知,主观恶性较小,希望法庭对陈威减轻处罚。

    xx的辩护人认为,郭xx自动到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具有自首情节;低报进口手表系陈xx最早提出,如何低报、低报比例、制作低报发票和合同是陈xx教郭xx的,二被告单位的实际控制人都是陈xx,郭xx在杭州琅xx公司仅按月领取工资,主要工作是报关,听从陈xx的安排,通过水客走私手表是陈xx联系确定的,郭xx仅听从陈xx安排实施具体操作,付款申请单也需要陈xx审批后才能付款,无论从犯意的发起、在公司中的地位来看,郭xx处于辅助次要地位,系从犯;郭xx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愿意筹钱补缴税款,挽回国家税收损失,恳请法庭在最大限度内对郭xx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xx的辩护人认为,本案系单位犯罪,赵xx对报关流程不清楚,不具备操控、组织犯罪的能力,其持有杭州庄xx公司股份较少,对其持股的公司涉案金额较少,参与犯罪行为不多,控制力和决定力不强,造成的后果和影响较轻,其作为财务人员在陈xx的指示下付款,对付款不起决定性作用;赵xx在公司中话语权有限,对手表贸易业务尤其是走私行为并不认可,故于2018年9月退出杭州琅xx公司,及时终止犯罪行为,案发后主动投案,积极配合调查,认罪时间早,对查明事实具有重要意义,具有自首情节,愿意配合退赃,具备适用缓刑条件,希望法庭对赵xx从轻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xx、冼某某的辩护人同意公诉人有关自首、从犯情节的意见外,还认为胡xx、冼某某系初犯,无前科劣迹,由于法律意识淡薄,涉世未深、误入歧途,接受上级指令行事,参与程度较浅,主观恶性较小,到案后配合调查,真诚悔罪,希望法庭对两名被告人从宽处理并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6年12月,被告单位杭州庄xx公司为谋取非法利益,在从香港地区进口手表的过程中,该公司股东、被告人陈xx、郭xx、赵xx经共谋,在明知进口货物实际成交价格的情况下,仍将该司制作的虚假低价报关单证提供给代理公司用于向海关申报进口涉案货物。经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海关核定,被告单位杭州庄xx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采用上述方式申报进口货物共1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245,758.93元。

    2017年2月至2019年6月间,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为谋取非法利益,在从香港地区进口手表的过程中,该公司实际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陈威及进口业务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郭xx、财务主管、股东、被告人赵xx经共谋,采用低报价格的方式并以上海庄xx公司、上海琅xx公司名义进口货物。该公司制单员工、被告人胡xx和出纳、被告人冼某某在明知货物实际成交价格的情况下,受被告人陈xx、郭xx的指使分别负责制作虚假低价报关单证和向外商支付货款。经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海关核定,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和被告人陈xx采用上述方式申报进口货物共47票,偷逃应缴税额共计6,440,940.89元;被告人郭xx、赵xx采用上述方式申报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共计4,544,919.13元;被告人胡xx参与低价申报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共计5,854,851.41元;被告人冼某某参与低价申报进口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共计911,144.04元。

    2017年8月至9月间,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为谋取非法利益,该公司采购主管胡xm(在逃)等在香港地区采购手表后,由该公司实际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陈x及进口业务负责人、股东、被告人郭xx委托**强(另案处理)采用“水客”随身携带、不向海关申报的方式走私入境,再通过快递寄给杭州琅xx公司另行销售。期间,该公司财务主管、股东、被告人赵xx负责支付相应货款和代工费。经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海关核定,被告单位杭州琅云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走私手表共523块,偷逃应缴税额共计2,743,264.25元。

    2019年6月17日,被告人胡xx、冼某某在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海关缉私分局开展调查时,主动配合提供涉案进口货物付款凭证等材料,并如实交代上述犯罪事实;同日,被告人陈xx主动返回办公地点配合调查,并如实交代二被告单位采用低报价格的方式走私货物的犯罪事实;同年6月26日、7月9日,被告人郭xx、赵xx主动向侦查机关投案,并如实交代上述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控辩双方当庭出示、经当庭质证、查证属实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庄xx公司、上海琅xx公司等《工商登记资料》《付款申请单》等书证,证人陈xx、张x1、孙xx等人的证言,与被告人郭xx、赵xx、胡xx、冼某某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二被告单位的工商登记情况以及各被告人的任职情况等事实。

    2.侦查机关的《案发经过》《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等书证,与各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本案的案发情况、各被告人的到案经过以及涉案手机、电脑、硬盘、财务凭证、采购申请单、财务账册、付款申请单、浪琴手表等物品被依法扣押等事实。

    3.侦查机关调取、提取的《报关单》《采购入库表》《付款申请单》《报销单》《银行交易明细》、微信聊天记录以及出具的《情况说明》等书证,上海海关缉私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证人陈某、孙某、殷某某等人的证言,与各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被告单位杭州琅云公司、杭州庄贝公司分别采用低报价格的方式向海关申报进口涉案货物的事实。

    4.侦查机关调取、提取的《微信聊天记录》《对账单》《顺丰速运有限公司快递数据》《付款申请单》《入库单》《报销单》《银行交易明细》以及出具的《关于提取复制陈威手机中电子数据的情况说明》等书证,上海海关缉私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检验报告》,另案处理人员**强的供述,证人张某2、管某某、周某某等人的证言,与被告人郭xx、赵xx、胡xx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从香港地区购买涉案手表,并通过“水客”携带入境后予以销售的事实。

    5.侦查机关调取、提取的《付款申请单》《采购入库表》《微信聊天记录》《银行交易明细》及出具的《情况说明》等书证,与各被告人的供述相互印证,证实本案货物的实际成交价格以及二被告单位支付相关货款等事实。

    6.相关海关的《涉嫌走私的货物偷逃税款海关核定证明书》《情况说明》,证实二被告单位及各被告人偷逃应缴税额的事实。

    7.侦查机关调取的《户籍资料》、各被告人持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往来港澳通行证》等书证,证实各被告人的身份情况。

    8.被告人郭xx、赵xx、胡xx、冼某某到案后均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被告人陈威到案后如实供述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xx公司采用低报价格的方式走私涉案货物的事实。

    本院审理期间,被告人郭xx、赵xx分别向本院退出违法所得80万元和50万元。

    针对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本院结合相关证据综合评判如下:

    一、杭州xx公司、wxx公司任职期间,陈威在单位犯罪中的地位作用。首先,在杭州xx公司任职期间,被告人郭xx、赵xx的供述、证人陈某、殷某某、朱某某、张某1等的证言,与微信聊天记录相互印证,证实被告人陈xx向其他股东提议通过低报方式申报进口手表并建议低报幅度,让殷某某提供发票合同模板并教郭晓栋如何制作虚假发票和合同,委托上海上xx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代理进口手表,另根据付款申请单、陈xx的银行账户明细以及被告人赵xx的供述,杭州庄xx公司走私的一票资金通过陈xx账户转款给他人,陈xx在付款申请单上审核签字。陈xx辩解低报系由所有股东共同讨论决定,但现有证据表明其作为杭州xx公司负责手表业务的主管人员,提出低报犯意、教授他人制作虚假单证、委托相关货代公司、决定货款支付等事宜,在单位犯罪中起主要作用,不能认定为从犯。

    其次,在wxx公司任职期间,被告人郭xx、赵xx的供述、证人殷某某、管某某、周某某、陈某、肖某等的证言与陈威、郭xx、赵xx的微信聊天记录相互印证,证实陈xx2017年3月至9月在万表公司任职,期间万表公司派董xx担任法人,郭xx负责日常运营,但实际业务管理仍由陈xx负责。在采购手表环节,陈xx通过微信聊天群沟通采购手表事宜,在进口报关环节,陈xx决定使用哪个公司抬头报关,在货款支付环节,陈xx安排资金入账、审核付款申请单、决定如何支付差额货款等,超过2千元的报销单都需交由陈xx审核签字,其还查看赵xx制作的公司财务报表、向赵xx了解支付钱款以及利润情况等,因此在wxx公司任职期间,陈xx并非仅在付款申请单上签字,仍主要负责杭州琅xx公司的手表业务,在单位犯罪中起决定策划作用,不能认定为从犯。

    再次,关于通过水客夹带手表入境的事实,陈xx辩解其知道有该事实,但具体情况不清楚,仅在付款申请单上签字,不应承担主要责任。经查:1、被告人陈xx、郭xx、另案处理人员**强的供述以及微信聊天记录等证据证实,被告人陈xx认识另案处理人员**强,陈加了何的微信后将何的微信推送给郭,并向何介绍郭是“自己人”。2、另案处理人员**强、被告人郭xx的供述,证实**强接受陈xx委托通过水客走私手表,将快递寄送给陈xx和郭xx,并收取相应的代工费。**强曾供称“我帮杭州陈威作过水客走私进口手表,时间为2016年10月-11月,2017年8-9月,2016年加了陈xx的微信,业务是郭先生和我联系的。快递单寄给郭先生和广东的陈威。我让郭先生把水客走私手表代工费直接打到我前妻邱xx的账户里,快递地址收件人有陈威,地址是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xx60-1号”,被告人郭xx曾供称“陈xx曾介绍过罗先生给我,我加了他微信,杭州琅xx通过罗先生带货的事,都是陈xx事先跟罗先生商量好的,我只是根据陈xx的要求具体联系一下”,经郭xx辨认所谓的“罗先生”即**强。3、服务费、物流费的付款申请单、杭州琅云的收寄件信息、微信聊天记录等客观证据,证实被告人陈xx在服务费、物流费的付款申请单上审核签字,陈曾在微信聊天记录中问询费用的出处,赵xx回复“物流费是水哥的费用,带货的”,赵xx还将服务费的对账单发在微信群里,**强将手表寄送给郭晓栋处及陈威在广东的地址。上述客观证据,与**强、郭xx的供述能相互印证,证实陈威与**强事先联系好水客携带手表入境事宜,由郭xx具体对接,**强将手表快递至郭xx、陈xx处,陈xx审核代工费后将钱款打入**强指定的账户,陈xx对水客走私不仅明知,且在该过程中起主要作用,亦不能认定为从犯。综上,被告人陈xx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不予采纳。

    二、杭州xx公司走私手表的一节事实能否认定。起诉指控杭州xx公司走私30只手表偷逃税款245,758.93元的事实,有经陈xx、郭xx签字的付款申请单、陈xx及杨xx的银行账户明细、报关单、代理报关委托书、合同、发票、装箱单等证据证实,其中付款申请单和银行账户明细均经陈威和赵烈春的辨认,付款申请单上手表的数量及型号与报关单、装箱单上手表的数量及型号印证一致,转账付款时间与报关进口时间亦能相互对应,足以证明杭州xx公司走私30只手表的事实。陈xx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与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三、水客夹带走私手表的数量。经查,水客夹带走私手表的数量,系由杭州琅xx公司仓管人员管某某对照**强书写的对账单确定实际到货记录,侦查人员再对应赵xx制作的采购入库表标出对应的编号。因此,水客走私手表的数量并不仅仅依据胡xx辨认出的手表数量确定,而是结合**强的手工对账单、采购入库单、实际入库单以及付款申请单上所记载的手表的数量、型号、日期等确定,起诉指控水客夹带走私入境手表523块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故陈xx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四、关于陈xx检举揭发他人犯罪线索能否构成立功。根据上海外高桥保税区海关缉私分局和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的《情况说明》,陈xx通过上海市长宁区看守所向侦查机关提交的薛某某走私手表线索,以及向驻监检察机关提交的董某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举报线索,均未查证属实,尚不构成立功。

    本院认为,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杭州庄xx公司为谋取非法利益,违反海关法规、逃避海关监管,二被告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陈xx与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被告人郭xx、赵xx经共谋,分别组织实施采取低报价格和随身携带、不向海关申报的方式走私涉案货物,偷逃应缴税额分别达918万余元和24万余元,其中,被告人陈xx作为二被告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偷逃应缴税额达942万余元,被告人郭xx、赵xx作为二被告单位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分别负责进口报关和财务工作,偷逃应缴税额均达753万余元,被告人胡xx、冼某某作为被告单位杭州琅云公司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在明知货物实际成交价格的情况下,仍共同实施走私犯罪行为,偷逃应缴税额分别达585万余元和91万余元,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和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胡xx均属情节特别严重,二被告单位和五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罪,依法应予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起诉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xx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郭xx、赵xx、胡xx、冼某某均起次要作用,系从犯,均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二被告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被告人陈xx,被告单位杭州琅xx公司的其他责任人员被告人胡xx、冼某某主动配合调查,二被告单位的其他责任人员被告人郭xx、赵xx主动投案,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二被告单位和五名被告人均系自首,均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郭xx、赵xx于庭前退出违法所得,酌情从轻处罚。鉴于二被告单位和五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本院决定对二被告单位、被告人冼某某从轻处罚,对被告人陈xx、郭xx、赵xx、胡xx减轻处罚,并对被告人郭xx、赵xx、胡xx和冼某某适用缓刑。辩护人的相关合理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据此,为维护国家对普通货物的进出口监管及税收征收制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单位杭州琅xx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九百二十万元。

    (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一次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单位杭州庄xx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五万元。

    (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30日内一次向本院缴纳)。

    三、被告人陈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6月17日起至2024年6月16日止)。

    四、被告人郭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赵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被告人胡xx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被告人冼某某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八、违法所得予以追缴,扣押在案的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等予以没收。

    xx、赵xx、胡xx、冼某某回到社区后,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服从监督管理,接受教育,完成公益劳动,做一名有益社会的公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高卫萍

    审 判 员  朱 瑜

    人民陪审员  王玲芳

    二〇二〇年九月八日

    法官 助理  邵 清

    书 记 员  邵 清